今天是:

【懺悔錄】“敗筆晚年”的警醒

來源:安徽紀檢監察網     時間:2018/6/5    點擊數:45382 次

簡歷:謝新明,男,1958年10月出生,漢族,大專文化,1985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案發前系阜陽市潁泉區農機局黨組書記、局長(享受副處級待遇)。1990年3月以來先后任鄉紀委書記、鎮黨委副書記、政協主任(正科級)、鄉長等職務。

處理結果:2018年3月10日,經潁泉區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并報請潁泉區委批準,對謝新明問題線索進行立案審查。2018年4月11日經潁泉區紀委常委會和區監委委務會研究并報潁泉區委常委會批準,決定給予謝新明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并將其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2018年5月11日,潁泉區人民法院以謝新明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1萬元。

謝新明的懺悔錄:

也曾躊躇滿志,歷經上進的青年

我原為一個普通民辦教師,1982年7月在潁上縣師范學校進修后分配到原阜陽縣姜堂中學任教,1989年3月改行任原阜陽縣坎河鄉團委書記走向仕途,先后任鄉紀委書記、鎮黨委副書記、鎮政協主任(正科級)、鄉長、潁泉區農機局局長、黨組書記。無論是教書還是從政,開始都能夠嚴格要求自己,40歲出頭就被重用為正科級干部,“精神煥發,滿懷斗志,奮發有為,創下一個又一個輝煌成績”。

奮斗的中年奠定了權力的基礎,為濫用權力埋下伏筆

在農機局一把手任職多年,權力鞏固了,成績出來了,上級肯定了,自己也就飄飄然了。隨著國家從2005年開始實施農機購置補貼的支農惠農政策,農機局每年掌握著國家給予補助的數百萬元農機補貼款的分配與發放,農機局從一個“清水衙門”變成農機經銷商眼中的香餑餑,我經受不住誘惑,被“圍獵”者裹著人情外衣的“糖衣炮彈”擊中倒下,臨近退休不僅沒能“平安著陸”,反而身敗名裂。

2008年10月的一天,我迎來了第一位行賄者,時任某某農機公司的法人代表柳某某,為感謝在農機具演示推廣和農機購置補貼申報審核過程中的大力支持和大開綠燈,塞給1萬元“感謝費”開啟了我的受賄歷程。從心里忐忑到暗自思考“他給我送錢,我為他辦事,又沒違規違紀,在情理之中”,特別是對于逢年過節及兒子結婚他們送來的“禮金”我認為是“人情往來”。不經常來往的我是不要的,我不是來者不拒,只對于夠朋友的“鐵哥們”所奉上金錢、購物卡等才笑納,宴請也是逢請必到,還要早點赴約。通過法庭辯論,公訴人對于服務對象與人情往來的辨析,我才知道我混淆了政商界限,關鍵是我把學習視如形式,消極應付,對自己觸碰紅線不察覺,尤其是的是十八大以后,還不收斂、收手。

船到江心補漏遲,我走了一般貪官“敗筆晚年”的老路

成績的花環掩蓋不了我貪婪的欲望,我在看到商人們錦衣玉食之時,產生了失衡心理,把他們送錢送物視為應該。忘記了入黨初心,10多年來,盡情陶醉在權利給我帶來的快感之中,高估了自己的政治能力,高估了曾經閱歷的免疫力,更是高估了攻守同盟的防衛力。認為自己船到碼頭車到站,不想卻成了金錢的陰謀犧牲品!是自己一步一步滑向泥潭、走向深淵。

貪婪如掘井,后世需警醒

記得西方有位哲人說過“不要追求炫耀的財富,僅尋求你可以用正當手段得來、莊重地使用、愉快地施予、安然地遺留的那種財富。”

我擔任正科級“一把手”多年,上級已經給我副處級工資待遇。本來“不差錢”的幸福生活,喪失在我對金錢的不當追求上,是我誤判了反腐敗的高壓態勢,認為反腐敗不就是隔墻頭扔磚頭,咋就砸住我了?其實我的問題早在2017年9月就暴露了,我不僅不主動到區紀委、監委自首,反而與行賄人訂立攻守同盟,自信“常在河邊走就是不濕鞋”,企圖抵抗組織調查。在“不敢”腐的層面認為自己老道,“一對一”證據情況下,能奈我何?“不能”腐的制度籠子還關不住“一把手”的我,快退休的我“不想”腐的堤壩早就不存在了。

現在,我的罪過已經被查實,等待我的只有黨紀國法的嚴懲。不僅名譽掃地,被開除了黨籍和公職,收繳違紀所得,還被判刑喪失了人生最寶貴的自由。

想想剛會喊“爺爺”的孫子,我為自己的貪婪慚愧;想想多病的妻子,我為不能相伴揪心;想想組織多年對我的培養,我無臉面對領導和同事們。鄰近60歲,我要重新編織新的人生,我不敢奢求任何人的寬恕,也不企求任何人的原諒,最適合我的地方就是監獄,該我慢慢品味思考了。(阜陽市紀委監委)

福建36选7的开奖结果